综合

起底P2P最大坏账事件

2019-12-04 12:46: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起底P2P最大坏账事件

金山联等广州四纸企控制人成立关联公司达数十家,

重复抵押、开假仓单、借新还旧骗贷近9亿元

随着P2P平台红岭创投爆出行业最大坏账事件,广州市金山联纸业有限公司(下简称金山联)、广州翠月纸业、广州琳烽信纸业、广州鸣瑞贸易公司等联合骗贷的真相也浮出水面。新快报近日实地走访获悉,上述四企业的实际控制人郝艺远8月下旬已“失联”,为郝艺远实际控股的广东浆纸交易所也已停业。另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郝艺远的关联企业共欠7家银行多达近7亿元的欠款,债权机构还包括至少两家私募资产管理机构以及数量不明的民间借款人、信托、上下游商户。其前员工透露,为了方便融资,郝艺远成立了数十家公司,“表面上没有关系,事实上都是关联企业”。新快报从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到的资料也显示这些企业与郝艺远的关系的确不一般(见右图)。新快报许莉芸

多方债权人身陷其中

“利空来了,慢慢消化吧”,8月28日上午,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在其官社区发帖称,红岭创投涉及广州四家纸企借款本金总额1亿元兑付。8月29日、9月2日本报相继报道了《广州4家纸张贸易公司老板疑走佬》和《红岭创投实现第一期还款垫付》。

周世平最早在红岭创投的官中爆出坏账消息时,称“因为案情复杂,已经在广州****报案,同时在深圳福田法院立案”。关于这起坏账事件的更多细节浮出水面。

前金山联员工张春(化名)对新快报透露,供应链融资、重复抵押、开具假仓单融资成为郝艺远众多企业融资的惯用伎俩。其中主要涉及多方债权人,7家银行大佬也被牵涉其中,其中包括某国有大行,涉及金额7亿元左右。而此前有媒体报道,该行回应称,媒体报道的金山联的关联公司广东金信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信通”)在该行的贷款主要采取不动产抵押方式用信,该行将密切关注该信贷客户的经营发展情况,全力做好信贷风险防范和资产保全工作。

除了银行,张春称金信通还有5000万元的民间借贷欠款,据其称其中涉及广州多家小贷公司,这些借款月息高达四分以上。小贷行业资深人士表示,“月息高于三分五的借款,本金几乎都是打水漂,就是看谁能接下最后一棒”。

同时,他还爆料,郝艺远还涉及很多上下游企业的欠款,据称,金信通已欠下广西、湖南等地四五家上游纸厂四五千万元的赊款,另外还包括金山联、翠月纸业等四家企业至少2000万元以上的预付款。

郝艺远的游戏还拉进了部分国企。广州天健物流园有限公司作为郝艺远的关联企业,租用了某大型国有集团旗下的三个仓库。所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郝艺远一方与仓库合作,开具假仓单,再用假仓单进行融资。而张春也爆料称2010年后,金信通80%的关联方贸易融资都是“骗贷”。就张春的说法,再度走访了部分涉事企业,但无法见到公司的负责人士,留守的员工也以“不清楚”回绝了的采访。

而直到发稿,金信通公司的律师也未对一星期前的采访提纲进行任何回复。

老套的“借新还旧”资金游戏

有业内人士指出,郝艺远玩的就是老套的“借新还旧”的资金游戏。但在去年上海钢贸事件后,银行对于纸行业的贷款也格外小心。有前员工透露,银行从去年底开始对其催收贷款,“因为还不上,所以找了民间借贷,本来想着还完银行的钱再跟银行贷款来还民间借贷的钱”,没想到“此次红岭创投向警方报警才成为压垮郝艺远的最后一根稻草”。

据悉,从2007年开始,郝艺远对融资的依赖度就开始提升了。“那时候纸行业利润开始下滑,钱不像以前那么好赚了,不过,当时银行鼓励纸企融资,融资渠道便利”。而为了方便融资,郝艺远更是成立了数十家公司。“这种融资都是关联方为其提供担保。从银行借钱,四家纸业公司可以为金信通提供担保,从民间借贷借款,金信通则作为担保公司,为四家纸业公司担保。这就形成了一个借贷的闭环。”张春表示。

周世平也表示,本次事件为企业跟仓库物流合伙犯罪,将货物重复抵押给银行骗贷。

此次事件并不是没有预警。今年7月初,金信通的一些高管就相继辞职

。张春称随着郝艺远融资的盘子越做越大,企业管理也十分混乱,“公司的高管也成为了资金掮客,有些人向公司报的月息为四五分,而实际上只有三分”,这也造成了企业融资成本的上升。

浆纸交易所成债权争夺焦点

早在8月16日风声初传,就先后有债权机构派人到德辉物流仓库(翠月纸业、琳烽信纸业质押纸品存放处)搬运纸品,开始了“抢纸大战”。“有个机构找了几十号人围住仓库,不让别人进。”目睹该事件的人士称。

由于纸品重复质押,远无法覆盖全部坏账,如何瓜分剩余资产是债权机构竞争的核心。而现在只剩下广东浆纸交易所成为众多债权人争夺的焦点。虽然此前该交易所曾发布公告称与金山联没有任何股权关系,但登录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得知,广东浆纸交易所董事长为郝艺远,更有知情人士爆料,他控股了交易所90%的股权。

张春称在郝艺远的蓝图构思中,想模仿“广州塑料交易所”,会员在交易所集中交易,再通过交易所进行融资。与塑料行业不同,纸行业难以标准化。业内人士称,目前行业均采取厂家定价的规则,即每个厂家的纸张出厂价格不同,行业标准无法统一,因此,浆纸交易所无法取得定价权。

虽说如此,在目前寻找不到郝艺远核心及转移资产的情况下,交易所也成为了众矢之的。此前有知情人士透露,红岭创投有意取得浆纸交易所的股权,一来与其P2P平台整合,获得总体估值提升,二来借此进入广州市场。

据一位接近交易所的人士称目前交易所估值6.8亿元。不过,此前也有媒体报道,至今年一季度,浆纸交易所的固定资产合计476.4万元,占总资产的13.7%,由此推算总资产为3477万元

而更有纸行业人士认为,即使拿到了交易所的牌照,如不能实现价值也是白费,“交易所的盈利模式是有问题的,”该人士表示,“纸企凭什么要通过交易所交易、融资呢?如果吸引不了会员企业,交易所也名存实亡”。同时,他还透露目前交易所虽然注册会员有几百人,但活跃会员不超20个会员单位。

造纸行业低迷加剧融资困局

虽然日前广东浆纸交易所资讯门户站“国际浆纸”主页仍有内容更新,但是发现在“最新供应”一栏中,最近更新的企业信息为2014年7月14日,而此前每个月都有企业最近更新的供应信息。

新快报也以贸易商的身份联系到了中山某纸企,该企业负责人表示去年5000元/吨白卡纸、轻涂纸、铜版纸现在4000/吨就可以出手,“我已经欠了几百万的债,亏本甩卖,一吨进价4500元呢,我现在就是想套现”,他表示,如果能够接盘他所有的纸张,可以获得更低价格。“每吨还可以再便宜一两百元”,他急切地希望能够马上接盘。张春也表示,目前铜版纸也从高峰期的8000元/吨跌至现在的5000元/吨到6000元/吨,跌幅将近四成。

当问及纸企缘何出现“地震”时,他轻叹一口气,说到:“这几年纸行业市场不景气,严重地出现供大于求的情况,企业利润极低,再加上人工成本上涨,“做一吨亏一吨”,他如此形容行业发展情况。

有业内人士对新快报表示,目前全国纸浆生产“身处寒冬之中”,他表示,始于2011年的这一轮纸业寒冬期已经近3年之久,他预计“今年到后年应该都处于行业调整期”。同时他还表示,“产业是有周期性规律的,发展形势有高涨也有低迷,是正常现象”。但对于行业何时才能回暖,他却表示“难以判断”。

小孩为什么不爱吃饭小孩脸色发黄如何调理丁桂薏芽健脾凝胶使用方法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孙宝贵
天门市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上饶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六盘水有哪些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昆明妇科医院哪个专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