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铁本两厂叫卖近14亿南钢沙钢角力重组钢材

2019-11-09 19:38: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铁本两厂“叫卖”近14亿 南钢沙钢角力重组?_钢材

两种场景,同一个命运。 此前,铁本重组久拖未决。按常州市政府派员组成的企业监管小组的说法,重组方案每推迟一个月,铁本新厂产生的各种损失就增加6000万元左右。随着日前第二次债权人会议的召开,铁本破产资产在确定保留价格并拍卖后,重组的日子将日益临近。 对于戴国芳来说,曾经的荣耀已如过眼烟云,渐渐远去。 10月10日上午,江苏铁本钢铁有限公司等四企业(另三家是常州市三友轧辊厂、常州市兴达轧辊有限公司、常州鹰联钢铁有限公司)破产案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在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召开,此时距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已经过去了5年时间。 这几天召开的铁本公司破产案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上宣布,铁本的资产评估工作已经完成。东安厂区的固定资产评估值为11.1亿元,江边项目的资产评估值为2.679亿元。这两块资产将分别进行拍卖。 《每日经济》独家消息显示,铁本东安区老厂的资产拍卖,经过了当地政府的协商和斟酌,得主或将在南钢和沙钢之中产生。 “铁本案”主角戴国芳由其岳父代表,以债权人和债务人的双重身份出席了本次债权人大会,但是其岳父始终保持沉默。 铁本严重资不抵债 10月10日上午,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六楼内座无虚席。曾经震惊全国的“铁本案”的债权债务人会议在此召开。 参会的110名有表决权的债权人,对于铁本严重的资不抵债没有任何异议。 上述四企业均为关联企业,由于经营场所、财务记录合一,所以在2004年9月15日举行的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上,监管组提出对四企业债权人共同主张权利和承担义务的要求。 在《每日经济》获得的一份《江苏铁本钢铁有限公司等四企业破产管理人破产清算工作进展情况报告》中显示,由清算组聘请的常州恒信会计师事务所、常州正则人和会计师事务所负责财务审计的结果显示,铁本等四企业的账面资产总额为22.01亿元,负债总额为56.27亿元,净资产为-34.26亿元,负债率达到255.64%,已经属于严重的资不抵债。 而铁本的债权人是一个相当庞大的队伍,截至10日的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之前,已经有1066户债权人申报了债权,申报债权总金额为74.1亿元。经过审核,管理人认为债权金额可以确认的有985户,确认金额为38.4亿元。 其中,江苏维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常州平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自愿收购受让了部分债权。有311户债权人将债权转让给江苏维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转让债权总额为11236.07万元,有384户债权人将债权转让给常州平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转让债权总额为12047.34万元。 此次债权人会议上,法院通报了案件的前期审理情况,包括破产企业财产管理、资产清理、申报债权的审查、破产企业应收款的清收和破产财产变价方案等破产清算工作的进展情况。 对于破产管理人提出的破产财产变价方案,据武进区人民法院主持此次会议的张副院长介绍,参会的110名有表决权的债权人,共有98名投了赞成票,超过半数。不过98位债权人的债权金额只有19.16亿元,没有达到半数。不过,法院对于这一方案最终还是宣判通过。 “对于此次会议,似乎没有任何悬念,清算组从今年7月底成立之后,和债权人的沟通已经相当充分。这只是个程序而已。”武进区人民法院的一位法官称。 一切看似在意料之中,但参会的债权人似乎没有那么平静。 近14亿资产评估存争议 对于铁本破产资产的评估结果,有部分债权人提出异议,“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或者是否考虑到铁本老厂拍卖当中还有工人的问题,但是我觉得低估了。”一位债权人对《每日经济》说。 曾经盛极一时的铁本江边项目(即新厂),如今已经满目疮痍。据公开资料显示,新厂位于常州市区以北数十公里的长江边两岸,当初投资26亿元,总面积达6500余亩。设计总产能800万吨,预算投资超过百亿元。更有说法称,当初新厂的投资达到40多亿元,这比保守估计的26亿元多出更多。 2004年“铁本案”发之后,江边项目就一直处于停工状态,所有的设备均没有得到保护而报废。近日《每日经济》在现场看到,绵延数公里的铁本新厂到处堆放着被雨水侵蚀的废钢和砖石,现场6座未完工的高炉经过五年的风雨侵蚀已经面目全非。 此次债权人会议上,铁本新厂资产被评估为2.679亿元,比起数十亿元的投资,这个估值让部分债权人无法接受。武进区人民法院一位法官解释称:“那也没办法,当初的投资都是有用的设备,这些设备如今已经是废铁一堆,不能因为先期的投入而高估了现在的价值。” 据悉,此次对于铁本江边资产的评估,并无土地使用权,且该地块已不可能再进行钢铁项目的建设。 铁本老厂11.1亿元的评估价争议则更大。目前铁本老厂被鑫瑞特钢有限公司以每年10万元租金租赁的形式来组织生产。铁本老厂的产能达130多万吨。近日,《每日经济》在老厂区内看到,厂内生产有序。工作人员告诉,近期将新开一个锅炉,并且正在新招工人。 虽然有部分债权人心存芥蒂,但对于铁本资产的处理并非如此简单。“就拿老厂来说,还有职工的安置问题,人员众多,相当复杂,这些是拍卖价格以外更为重要的东西。”当地一位企业界人士称。 复星再登台? 对于铁本的接盘者,一直以来外界猜测不断。 早在“铁本案”发之初,多家国内的知名钢铁企业就对铁本项目抛出了橄榄枝,并向江苏各级政府和国家相关部门递交过重组方案。 传闻中,沙钢集团、宝钢集团、上海复星集团、北大方正、华润集团等都有意重组铁本,但均未有正式的“下文”。此后又传出上海复星集团控股的南京钢铁与国际钢铁巨头阿赛洛联手参与重组的消息。 近日,有常州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在铁本东安老厂的重组中,其他企业已经退出,唯有沙钢和复星旗下的南钢是最后的角逐者。这一消息并未得到常州本地政府官员的认可。 有迹可循的是,2007年10月下旬,南京钢铁联合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钢)重组铁本新厂方案获得国家发改委通过,但最终未获国务院认可;此后,江苏省曾转而上报新方案,即由沙钢集团重组铁本新厂,最终也未能过关。 两个方案的共同点是,铁本新厂续建炼钢项目。而这点在此次债权人会议中,已经明文规定,将不可能在新厂再进行钢铁项目的建设。 目前,铁本老厂由鑫瑞特钢租赁经营,每年租金10万元。鑫瑞特钢此后被沙钢集团收购,也就是说铁本老厂目前就处于沙钢租赁经营的状态。 今年8月,有鑫瑞特钢高层透露“江苏省政府已经找过公司谈话,拟以10亿左右的价格让鑫瑞来接手铁本老厂”,这一说法虽未得到当地政府部门的认可,但不可否认的是,沙钢在入主铁本老厂多年之后,如果此次能够顺利接手老厂,就能够做到“无缝对接”。这点比别的企业显然更有优势。 另一方面,据消息人士透露,复星集团主导下的南钢集团也多次与有关部门接触,一直没有放弃过收购铁本老厂的想法。“目前来看,就是南钢和沙钢进行最后的角逐,看来已经不是资金的较量了。关键还是看铁本的职工安置问题,政府方面对这个看得比资金更重要。” 铁本拍卖倒计时 此次债权人会议之后,铁本的破产资产拍卖等工作将大大提速。 武进区人民法院张副院长表示,接下来一是对已经申报尚未确认的债权做出合法和合理的认定,二是做好补充申报债权的登记审核工作。同时,清算组将着重开展应收款的催收工作。对于铁本的应收款数额,对方并未透露具体数据。 对于铁本老厂的流动资产清点和评估处置工作还在进行当中。“这个工作非常困难,难度相当大,并且难以实施。”清算组工作人员告诉。 东安厂区的备料、存货等流动资产,因为需要与承租方进行结算,所以将在终止租赁关系后,结合租赁期间的审计情况进行清算。“这要等竞买方买进以后才能进行。”张副院长称。 此外,资产的拍卖变价工作也将同步进行。获得的文件资料显示,此次变价拍卖方案中,将对铁本公司等四企业的资产按铁本东安厂资产和铁本江边项目资产分别整体拍卖。其中,第一次拍卖以评估价为保留价;第二次拍卖和第三次拍卖的保留价,将分别在前次拍卖保留价的80%范围内确定。一旦经过三次拍卖流拍后,将不再继续降价拍卖,而是另行制定变价方案。 据透露,在债权审核确认基本完成、应收债权清理清收取得一定成果及破产财产变价之后,清算组将适时提请召开债权人会议,就破产财产分配方案提交债权人会议表决。 焦点人物 戴国芳:“铁本时代”谢幕 作为“铁本案”主角,铁本前董事长戴国芳并没有出席此次召开的第二次债权人会议。 据透露,此次戴国芳委托其岳父前来参加会议,其身份既是债权人又是债务人。 “他补充申报了一部分债权,由于申报的时间比较晚,金额我们还在审定当中。”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张副院长说。由于其申报的债权还没有审核完毕,所以戴国芳属于没有表决权的债权人,因此,目前尚不清楚其对破产财产变现方案的态度。不过,上述人士并不愿透露戴国芳申报的债权金额。 2004年4月28日,“铁本事件”被定性为“一起典型的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严重失职违规、企业涉嫌违法犯罪的重大案件”。在此后的四年半中,“铁本案”只在2006年3月下旬进行过一次公开审理。但此后再未开庭审理,亦迟迟不见宣判。 2008年10月,戴国芳被常州市当地法院批准取保候审。2009年4月,历经五年之久的“铁本案”尘埃落定。现年45岁的戴国芳因“虚开用于抵扣税款发票罪”被判五年有期徒刑。2004年4月17日,戴国芳被司法机关限制自由,至此宣判刚好五年。判决后戴国芳已重获自由。 2009年7月22日,铁本破产清算工作组成立。其中一个工作组位于铁本老厂常州市武进区东安镇,另外一个位于铁本新厂常州市魏村。两个清算组分别清算铁本新老两厂的债权债务情况。 2009年10月10日,召开第二次债权人会议,确定铁本资产拍卖价格。至此业界估计,戴国芳重回铁本已几乎不可能实现了。

软装搭配
机床配附件及维修
节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