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周小川的关键词

2019-10-09 23:51: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周小川的关键词

  不管我本人是否连任,所谓实践检验真理、实践检验政策,做得对的东西肯定会保持连续性和稳定性。3月13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中心会上,在外媒连续两次关于他本人是否连任的试探性提问后,刚刚过完65岁生日的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如此强调。

  从年,不管连任与否,周小川已经是新中国任期最长的央行行长,也是最有影响力者之一。

  回头审视过去五年,周小川说,本届政府(2008年-2013年)工作方针历来强调一条,就是要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时间表明,这段时期实行的政策大体上方向都是正确的,是有效的。

  这些需要保持连续性和稳定性的政策,包括周小川本人过去十年极力推动的中国金融体系的开放和改革,利率、汇率市场化等金融改革措施。

  坦白地说,我也经常有做错的地方,也有做得不准的地方。该修正的要修正,对的政策肯定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周小川本人坦承,我们也有很多不足的地方需要改进和完善。

  13日会上,周小川率领刘士余、易纲和潘功胜三位央行副行长就货币政策、通货膨胀、房地产调控、人民币国际化、地方政府债务等热点话题回答了提问。

  关键词1:货币政策趋于更紧一点

  2013年,中国宏观调控主要预期目标和宏观经济政策大体已经确定,即经济增长预期目标定为7.5%左右,居民消费价格(CPI)涨幅控制在3.5%左右,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广义货币(M2)预期增长目标拟定为13%

  其中,M2增长13%的目的定位,较上一年目标值低1个百分点。周小川认为,这代表了稳健的货币政策,而所谓稳健的含义就是比较中性的,不再是宽松或者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

  今年定13%左右的广义货币供应量预期增长目标,如果与去年和前年实际实现的数字相比,应该是趋于更紧一点,这表明大家对于保持物价基本稳定的强调。周小川说。

  中国的货币政策是为四项目标共同服务的,第一是保持低通胀;第二是促进经济增长;第三是促进就业;第四是保持国际收支基本平衡。

  这四个目标确实有时相互间会存在不一致,需要权衡。不能光为了实现一个目标,牺牲别的目标太多。周小川说。

  不过,随着今年2月份CPI超预期达到3.2%(市场主流意见大概在3.0%-3.1%),市场有关通货膨胀上扬的担忧情绪再度点燃。

  对此,周小川认为,首先是要高度关注通货膨胀,高度重视以便能够在物价基本稳定的时候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这是一条捷径。曾经有同志认为通货膨胀高一点也没关系,高一点也许增长会更快一点,以后再调下来。但国际经验和我们中国自己的经验都表明,这种想法可能不一定对。他补充道,中央银行也历来高度重视消费物价指数。

  在周小川看来,2月份CPI波动部分受到基数效应的影响,去年12月份月同比是2.5%,而今年1月份CPI一度降至2.0%,随后CPI已跳至2月份的3.2%。

  中央银行历来建议大家除了用CPI的同比以外,还要注意观察环比。周小川如是解释。

  关键词2:百万亿M2和堰塞湖不是一回事

  2012年末中国广义货币(M2)是97万亿,两个月后,M2余额99.86万亿元,直逼百万亿大关。事实上,从2011年开始,有关中国央行是否存在货币超发的争议就不曾断绝。

  对于M2高达百万亿以及M2/GDP近190%是否会引发长期通胀风险的质疑,3月13日发布会上,周小川做出回应。他首先重申,中央银行高度重视保持低通货膨胀的目标。尽管中国货币调控存在四个目标,但绝大多数情况下中央银行最强调的还是物价稳定。

  谈及M2具体指标时,周小川从指标内涵和意义谈起,一般认为,广义货币数量和名义GDP的增长关系比较大,所以首先要有一个分析框架来看货币究竟是多是少。

  就中国的具体情况,周小川认为必须首先解决几个问题,即这么多年经济增长情况究竟怎么样?物价上涨情况如何?过去历史规律上M2的增长是什么状况,是大体合适,还是偏多或偏少?

  至少从目前来看,特别是新世纪以来,尽管经历了各种不同的经济阶段,2003年有非典,2008年有全球金融危机等状况,但总体来说党中央、国务院的把握还是相当不错的。周小川如是总结。

  他分析称,通常储蓄率高的国家M2也比较高。同时,间接融资比重比较大的国家,M2往往也会偏高。

  中国这两条都占到了,整个国民经济中的储蓄率高,其中包括家庭储蓄率也是高的,同时间接融资比重也比较高,大量的储蓄资金走银行,从银行存款变成银行贷款。因此,我国M2的比重是高的。周小川如是分析中国M2/GDP高居不下的内在逻辑。

  如果我们今后能够控制M2的增长率,将其保持在合适的水平,就不会导致突发性的物价上涨,所以M2的总量和堰塞湖不是一回事。周小川说。

  关键词3:逐步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自由兑换

  2013年,人民币国际化将进一步深化。

  根据人民银行工作主要措施,2013年,央行将稳妥推进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试点,积极做好合格境内个人投资者(QDII2)试点相关准备工作。

  3月13日,周小川说,近年来,人民币跨境使用得以较快发展,得益于遇到了全球金融危机这个特殊的机遇和窗口,全球金融危机使得大家对于某些主要货币产生了担忧,同时又有一些区域合作,这些区域合作希望中国加以支持配合,这些因素推升了人民币的跨境使用和发展。

  周小川重申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的长期改革方向,他表示无论有没有金融危机这个特殊窗口和人民币国际化这件事,中国也都是要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的。

  中国要使人民币逐步实现自由兑换,已是相当长一个时期以来的政策,最早出现是在1993年十四届三中全会的文件中,当时提出要实现人民币自由兑换。周如是说,从经常项目实现自由兑换,到今后要推动的逐步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

  有了人民币跨境使用的发展以后,它会产生一种需求,就是希望资本项目可兑换能够走得更快一点。不过,周小川对此仍然采取了审慎的态度,总体来讲,因为资本项目可兑换也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所以我们还是按逐步实现的提法来把握。

  关键词:铁道债、房地产调控

  3月13日,央行还就铁道部改革、房地产调控、《预算法》修订、银行盈利下滑等近期热点做了回应。

  首先,就铁道部改革后的债务、债信问题是否会变化问题,3月13日,央行副行长刘士余作出回应,根据这次国务院机构改革的方案,铁道部政企分开,原来由商业银行向铁道部发放的贷款以及铁道部发行的债券,铁道部下属企业从商业银行拿到的贷款都由新组建的中国铁路总公司继承。

  据刘士余介绍,国家对铁道部原来贷款或债券等各项支持措施和支持政策不变,商业银行对铁路总公司的贷款,各类机构投资者持有的中国铁路总公司的债券不会因为铁道部的改革而改变信用状况。

  对2.8万亿如此庞大的铁道部债务投资者而言,刘士余此番解释,无疑相当于吃下了一枚定心丸。

  其次,对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风险,周小川认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风险应该量化分析,既不要低估了它的风险,也不要说得好像风险已经大得不得了。而对于房地产调控,周小川表示人民银行仍将保持前几年已开始运营的结构性信贷政策这些措施还会继续使用,有的还会继续加大一定力度,这不是总量政策,而是结构性的信贷政策。

  此外,在被问及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互联金融对传统金融的挑战时,20年前当博导时就已开始关注互联银行话题的周小川表现出全面欢迎和肯定的态度,这种挑战是好的。

  同时,尽管新技术可能会对金融监管形成挑战,周小川仍然表达了积极的个人的观点,这种挑战是客观存在的,重要的是我们要适应这种新的发展和新的科技挑战。

  其实金融政策往往争议很大,有一些改革出台的时候争议也很大,有一些需要实践考验。对于经过实践验证站住脚的政策,我相信不管是谁当中央银行行长,这些政策都会保持连续性和稳定性。周小川如是坦陈。

保险理赔
中药常识
中药养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