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绝品神医 第96章 他的身份,不简单

2020-01-16 19:59: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品神医 第96章 他的身份,不简单

凌霄没法躲闪,眼睁睁地看着金属枪柄向他的脑袋砸来,却就在眼见要砸中脑袋的时候,他忽然说道:“血!”

“啊呀!”木婉音一声尖叫,慌忙退后。

凌霄笑了一下,“我是提醒你,你拿枪柄打我的话,我会流血的,血也会喷溅到你的身上,我想你不愿意这种事情发生吧?”

严重的洁癖症患者在见到脏东西的时候会极端不适应,遇到一些过敏的东西甚至会休克。凌霄知道这点,也知道木婉音的这种毛病,岂有不好生利用一下的道理。

“你等着,我去让人给你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我再来审问你!”木婉音气冲冲地走了。

她并不知道,凌霄已经识破了她的身份。

“能不能给我带一块面包?馒头和包子也行,我饿了。”凌霄冲着她的背影大声说道。

“你去死吧你,你休想!”木婉音回头,恨恨地骂了一句。

凌霄不出声了,静静地等木婉音的脚步声远去。直到听不见木婉音的脚步声的时候,他才猛然法力,左手和右手使劲起往左右两边拉扯。一百多年的内力聚集在他的双臂之上,他的双臂简直就像是用铁水铸的,一块块肌肉坚硬得就像是石头。

嘣!麻绳首先断了。

咔嚓!铁链也断了。

凌霄几把就扯掉了缠在身上的麻绳和铁链,彻底恢复了自由。

他飞快地向木婉音离开的方向跑去。

这个地下仓库确实很大,地下室的楼梯足足有五米的宽度。楼梯的水泥地面扫得很干净,但仅此而已,没有别的什么,更没人看守。

里面没人看守,不代表外面没有。凌霄顺着楼梯往上爬的时候,听到了出口处有两个人在谈话。

“大小姐也真是的,这种脏活让我们来干就行了嘛,她那么爱干净的人,肯定是不会出手打人的。不打人,不动刑,那小子会招吗?”一个男人的声音。

“别说了,大小姐早就交代了,不能伤那小子的性命,打也不能打得太狠,就算让你去,你又有多少发挥的空间?如果审问不出一个结果来,反而让大小姐觉得你没有能力,何必呢?大小姐爱怎么弄,就怎么弄吧,我们听她的吩咐做事就行了。”另一个人说,也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说得有道理,我也懒得瞎操心了。”

“你说,咱大小姐为什么不然我们下死手下狠手呢?会不会和那小子有特殊的关系呢?”

“这个你也敢说啊?小心挨揍。”

“不就我们哥俩闲聊吗?不说了,不说了。”

就在两个看守说话的时候,凌霄已经观察了一下楼梯出口,他没看见两个看守,却也没看见阳光。由此可以判断出,他现在所在的位置应该是一个建筑物的内部。他也琢磨了一下下一步的行动,冲出去,还是将两个看守引诱下来,一一解决掉?

想了一下,他心中很快就做下了决定。

他退下了楼梯入口,背贴在旁边的墙壁上,然后大声说道:“外面有没有人啊,我要方便!再不来人,我就就地解决了!”

“妈的,这小子真多事,真想狠狠地揍他一顿!”一个看守骂了一句。

另一个说道:“我下去看看吧,如果那小子真的尿在了裤里,大小姐闻着那股味儿恐怕都会饶不了我们的。”

“好吧,你去,我看着。不过你得快一点,大小姐很快就会回来了。”

“嗯,放心吧,我不信那小子连两三分钟都坚持不了。”那个看守笑了两声,然后向楼梯下走来。

凌霄静静地等着,用耳朵听着看守的脚步声。

脚步声越来越近,那个看守很快就走下了楼梯。看守的视线移向捆绑凌霄的柱子,却突然发现那柱子上根本就没人,柱子下面还散落着一堆麻绳和铁链。心中警觉顿生,他张嘴就要喊人,却就在他还没来得及发出半点声音,他的侧后面就蹿出一个人来,一掌砍在了他的颈动脉上。

看守一咕咚栽倒在了地上。

凌霄抓住他的双脚,将他拖到了墙后面,飞快地拔着他的衣服和裤子。

“好了没有啊?”守在楼梯口的看守有些不耐烦了。

没人应答。

“兄弟,说话啊!”守在门口的看守心里升起了一丝警觉。

这时正在慌乱地穿着衣服的凌霄赶紧说道:“哎哟,大哥,你不要打我啊,头都破了,好多血、好多血啊……”

“真是的,兄弟,不是告诉你不要随便动那小子吗?大小姐不喜欢见血!”守在楼梯口的看守急冲冲地走下了地下室。

一走下地下室,这个看守看到了先前那个看守看到的同样的景象,空荡荡的柱头,还有被挣断的麻绳和铁链。

“可恶!”看守下意识地去掏枪。

凌霄再次一个箭步从藏身处冲出来,照着那个看守的后脖颈就是一记掌刀看了下去。

一掌见效,第二个看守也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

这还是凌霄手下留情了,不然,以他一百多连的深厚内力,要把这两个看守的颈椎骨砍断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有这样的实力,但凌霄是不会那么去做的,他从来没想过要杀人。

两分钟后,凌霄西装革履地从地下室之中走了出来。

他这才看清楚地下室外面的情况,这是一幢空荡荡的厂房,到处都是锈迹斑斑的机器。除了已经被他撂倒的两个看守,还有先前离开的木婉音,他没有再看见第三个人。

厂房外面是一个宽阔的长满野草的荒地,不清楚以前是做什么用的。空地的边沿地带有一道红砖围墙,距离他现在的位置起码两百米。视线所能看到的地方,也没有一个人存在。站在厂房里,他也无法看见围墙外面的景象。不过,放眼望去,围墙外面没有一幢高过围墙的建筑出现,倒是看见了一些长势不错的树木,这里一棵,那里一棵,毫无规则地分布在视野之中。

“这是什么地方啊?荒郊野外?”凌霄头大地想着。

踢踏踢踏,脚步声忽然从厂房侧面传来。

凌霄暗叫了一声糟糕,转身就贴着厂房另一侧的墙角向围墙方向跑去。

就在这时,头顶上忽然有人喊道:“那小子跑啦!追,快追!”

厂房顶上还有一个看守,凌霄在厂房里面他看不见,凌霄一跑出厂房,他一下子就看见了。他惊慌失措地吼叫着,眼睁睁地看着凌霄以兔子的速度从进荒地,冲向围墙。

凌霄身后,以黄潇恺为首的几个保镖撒腿追赶,穿着高跟鞋的木婉音显然是追不上凌霄的,她急得跳脚,焦急而愤怒地吼道:“抓住他!抓住他!”

黄潇恺麻利地抽出了手枪,一边追一边喊道:“散开,趁他爬墙的时候围住他!”他准备在凌霄爬墙的时候,开枪射凌霄的腿。

木婉音似乎很清楚黄潇恺的想法,她不愿意动枪,也不愿意见血,可让她眼睁睁地看着凌霄逃走,她却更不愿意了。所以,看见黄潇恺拔枪,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出声制止。她相信侦察兵出身的黄潇恺的枪法。

“打伤他的腿,我看他还怎么跑!”木婉音叫道。

黄潇恺猛地刹住身形,双手交叉,右手握枪,左手拖住枪柄,视线与准星成一条直线。他的动作,行云流水,自然顺畅,没有半点拖泥带水的感觉。

侦察兵就是侦察兵,千锤百炼出来的军人在射击方面自然有着超人一等的实力。

可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凌霄需要爬墙的前提下,如果凌霄不爬墙呢?

嗖!眼见凌霄就要和高达三米的红砖墙撞上了,却见他连停顿一下都没有,双脚一点,嗖一声风响,眨眼就没人了。

而此时,黄潇恺才将右手的食指扣在扳机上,还没来得及扣一下。

几个龙精虎猛的保镖也冲到了墙角下,却没法向凌霄那样嗖一下飞过去。他们傻愣愣地看着三米高的围墙,嘴巴都张开着,合不上了。他们其实也是可以嗖一下的,但嗖一下的下场却是一头撞在墙上,头破血流。

几个保镖回头看了一眼黄潇恺,黄潇恺又回头看着木婉音。

“你们这群废物,还不快出去给我追!”木婉音气得快发疯了。

黄潇恺这才回过神来,果断地道:“这是个废弃的化工厂,方圆几十里都是没有人烟的河滩地,开车出去追,他跑不远的!”

一切都糟糕透了。

围墙外面没有半点掩体,也没有半点可以藏身的地方,有的全是大大小小的石头。飞出围墙凌霄才发现,外面是一片一眼往不到尽头的河滩地。

更糟糕的是,他是一米八出头的身材,而他身上的衣服却是一米七几的人穿的。剧烈的奔跑,还有刚才飞跃围墙的时候,他的裤子也就无可避免地崩开了,露出了里面的脏兮兮的裤。还有胳肢窝,线缝也被崩开了,露出了白色的里子。

最最糟糕的是他脚上的鞋子,大概是四十码的,小了一码,蹭脚,奔跑的时候脚掌疼得厉害。

不过,就算再多的困难也比不上自家的小命重要,一出围墙,凌霄照旧跑得比兔子还快。厂门口倒是有一条大路,跑起来会舒服一些,可凌霄没蠢得往大路上跑,他专拣石头多的没有路的河滩地上跑。

果然,他往前奔出两百米的时候,厂门口就冲出几辆车来。

河滩地,就算是越野性能最好的越野车也没法子开,更别说追上跑得比兔子还快的凌霄了。

关注“和阅读“,发送“免费”即享本书当日免费看

万载县妇幼保健院
朔州市中心医院
湖南哪家治白癜风医院好
九江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芜湖治疗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