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神话纪元 第一百零一章:神髓

2019-10-12 21:28: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话纪元 第一百零一章:神髓

时间倒退回半天前。

欢迎会结束,陈守义委婉的拒绝了局长,在中午设招待宴的建议,没有多待,很快就离开了分局。

他可不习惯和这帮中老年人在酒桌应酬。

至于人际关系,武者需要这种东西吗?

只要够用就好。

……

“车费一百五!”

陈守义付完钱,走下出租车。

面前是一个气派威严的五层大楼,越过高高的花岗岩台阶,门口站着两排四个荷枪实弹的士兵。

无声的宣告着闲人莫入信息。

“江南省武道分局。”

陈守义抬头看了眼国徽下七个鎏金的大字。

就是这里了。

他拾着台阶而上,两个士兵立刻伸手拦住:“请出示证件。”

陈守义掏出武者证件递了过去。

一名士兵仔细的检查了下,敬了个礼,立刻放行。

等他走进大厅,发现里面武者还真不少,粗粗扫了一眼,大约三四十个,不少人都在看着右侧的一面巨大的电视墙,电视墙上显示着的密密麻麻的异世界探索任务信息。

“迷雾级探索任务1:探索金清区航山市清港镇,标号为42324号空间通道背后异世界周边五公里内的情报,评估危险等级。并绘制地形图,任务要求:能绘制简单地图,能用朴实简单的文字描述探索见闻。任务奖励:三百万;武者功勋100点。”

迷雾级探索任务2:探索宁州区天化市霞风街道标号34434号空间通道背后异世界周边三公里内的情报,评估周边危险等级。并绘制地形图,任务要求:能绘制简单地图,能用基本的文字描述探索见闻。三百万;武者功勋100点。”

……

迷雾代表着未知。

毫无疑问,这些任务都是探索未知通道背后的情况。

上面任务数量众多,电视墙上光光一页,就排列着五十个任务,而且它还在以每隔大约一分钟翻页一次。陈守义看了一会,任务信息足足翻了六页,最后任务标号已经到了三百了,但这显然这还不是最终的数量。

他甚至还在页面中看到了他在东宁市发现的那个54223号空间通道,到现在还没人领取探索任务。

这还只是江南省,若是放在全国,恐怕还要乘以一百。

看这东宁市这个空间通道的标号,就可以看出,全国到底有多少空间通道,以及还有多少依然隐蔽在某个角落,无人发现。

“如果我领取东宁市的那个通道,那岂不是很轻松就能赚到一百五十万以及一百点的功勋,特别是那一百点的功勋值,不仅可以一比一万的比列兑换成钱,而且一些珍贵物品,也只有达到一定的功勋值,才能继续购买。”

陈守义看了一阵,就收回目光。

询问过服务台后,他乘坐电梯,来到三楼,很快一个穿着身材婀娜的漂亮工作人员,就迎了过来。

“先生,请问,你需要什么服务?”

“我要办探索证!”

“麻烦你把武者证交给我,请您稍等片刻。”

陈守义点了点头,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这里办事效率显然极高,没等几分钟,那名漂亮的工作人员,就把证件和一本厚厚的大部头送了过来:

“这是您的证件和探索者生存手册,持有该证件以后您可以随意进出空间通道,书的背后有探索者的址,账号是武者编号,初始密码为:123456,请您及时修改。通过这个址你可以在上接取探索任务。

另外这是一张江南武道学院开设的‘异世界基本情报收集’短期速成班的听课证!”

“谢谢!”陈守义接过听课证,看了一眼说道。

“不客气,为你们服务是我们的工作!”

真是想的周到啊,都替他准备好了一切。

确实,相比于那些武道学院的科班生,他这种野路子出生的武者,除了武力不缺外,其他方面欠缺的不是一星半点。

……

“陈守义,真巧。”陈守义刚走到楼下,他就被人叫住。

他转头一看,叫他的是一个看着二十七八岁青年,名叫万少春,是和他同一期的武者。

当初武者通过名单上,陈守义排在第一,他排第二。

在那次实战考核的战斗中,他杀伐果断,残酷无情。

陈守义杀戮时还有意避开那些蛮人的幼儿和妇女,他却丝毫没有顾忌,若论杀蛮人的数量,他是所有人中最多的,让他印象极其深刻。

“是啊,你也是来办探索证的?”陈守义扬了扬手中的证件,问道。

“不是,我是来接取任务,到这里看看能不能和其他人一起合作,上联系终归不放心。”万少春向来阴郁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他这是第一次任务,难免心中忐忑,来这里就是想要找一个丰富经验的武者,一起合作。

“这倒是!”

“要不要一起?”万少春发出邀请道。

虽然对方同样是菜鸟,但实力远超普通武者,再加上是同一期的武者,有这份交情在,比起陌生人,更能让人放心一些。

陈守义一时间还真有些心动,他现在连地图都不会绘制,短时间内,东宁市的那个探索任务是无法完成了,和其他人一起探索,无疑能增加一些经验。

但想了想就放弃了,他的秘密太多了。

他办理探索证的主要目的与其说是探索异世界,还不如说是找个隐蔽修炼的地方,贝壳女自然也会跟着一起去,这就杜绝了与人合作的可能。

陈守义摇了摇头,拒绝道:“实在不好意思,短期内我并没有探索的计划。”

“那真是遗憾。”万少春略有些失望道。

两人继续客套的聊了几句,便分开了。

……

陈守义在外面吃过中饭。

就直接回家。

等电梯门打开,他就看到一个陌生男子在他家门口徘徊。

他眼神立刻锐利起来:“你是谁?”

“不要误会,您是陈守义陈先生吧?我是特殊物品物流公司的员工,您订的货物已经到了

。”不知为何,随着对方眼睛看来,他心脏猛地抽紧,感觉到一种巨大的压迫感,他吓得连忙说道。

说着他拿出一个小小的包裹以及一份文件。

陈守义怀疑顿去,歉意道:“不好意思,我有些敏感了,麻烦久等了。”

“没事,没事!这类特殊货物,我们公司规定必须亲自交付您的手中,请您签收一下。”这名男子松了口气,勉强笑道。

陈守义接过文件,扫了一眼,就签上名。

目送他离开后,陈守义打开房门。

父母和妹妹还未回来,显然还在找合适的店铺。

他走进卧室,撕开包裹。

里面是精致的木盒,打开木盒后,一个只有拇指大小的褐色封蜡的厚实玻璃瓶正静静的躺在海绵中。

他捏起玻璃瓶,凑近看了一眼,里面隐约似乎有微弱的光辉溢出。

“这就是神髓吗!”

河南好的妇科医院
杭州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遂宁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河南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浙江好的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