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夏普的租界悲歌董事长辞职能够扭转乾坤

2019-08-15 15:27: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所谓租界,本是指两个国家议订租地或租界章程后,在其中一国的领土上为拥有行政自治权和治外法权(领事裁判权)的另一国设立的合法的外国人居住地。在中国,则是指近代历史上帝国主义列强通过不平等条约强行在中国获取的租借地的简称。比较意外的是,当今,除了在国家层面仍会发生租界这样的情况外,在企业中居然也会有类似的情况。日本昔日的家电巨擘夏普公司,如今已落到了几乎人见人欺的窘迫境地。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忍气吞声,分别向苹果公司、鸿海集团和三星公司提供 租界 ,以此来苦撑危局。

  夏普公司在日本国内的主要生产基地位于三重县的龟山市,那里有两家厂。这两家厂紧挨着,通过一座廊桥连接。过去,夏普公司的员工可以随意通过该廊桥往返于两家工厂之间。如今由于苹果公司几十名员工入驻,该通道已禁止夏普员工通行。这让素来民族自尊心极为强烈的日本人情何以堪?想当初他们何等风光,何等自豪,往事不堪回首!这又怪得了谁呢?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吞。

  由于夏普公司生产的液晶彩电销售持续疲软,2011年公司不得已决定龟山一厂停产彩电,转产智能和移动终端。由于夏普资金拮据,转产的1000亿日元设备投资中,有70%是由苹果公司提供的,因此该厂就成为事实上的 苹果专用厂 。因涉及企业的商业机密,对夏普公司员工来说,苹果公司的办公室就成了 禁区 ,那里实际上已成了拥有某种治外法权的 租界 。

  转产后,夏普公司的经营危机并未得以缓解。进入去年春季后,苹果公司趁火打劫,为了能更顺利地调拨智能的面板等主要零部件,进一步逼迫夏普公司 割让 龟山一厂。只是对夏普来说,只有苹果公司一家的订单,龟山一厂无论如何是根本吃不饱的,所以很难接受苹果的要求。

  紧随苹果之后,台湾的鸿海集团也于去年春季接踵而至,向夏普公司位于堺市的另一家厂提供了660亿日元的巨资。该厂因开工率还不到三成,严重亏损,扭亏为盈的压力一直很大。在2011财年中,夏普公司的亏损达到了 760亿日元的惊人水平,创下了有史以来的最高纪录。如果堺厂的亏损状况继续下去,夏普公司势必资不抵债。由于鸿海集团的及时注资,夏普公司算是躲过了一劫。

  鸿海集团主要生产智能的零部件,与苹果公司分别处于产品生产链的上下两端。由于鸿海集团拯救了土界厂,所以该厂也自然成为鸿海集团的 租界 。而该厂生产的最先进的液晶面板是当今世界独一无二的,所以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对能拥有这家工厂感觉很好。于是,他此后又是要求提高产能,又是急于买下夏普公司持有的份额,面对如此咄咄逼人的姿态,夏普公司大有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之感。当然该厂目前的生产主要由郭台铭说了算。

  由于苹果公司和鸿海集团相继伸手施救,夏普公司似乎渡过了危机,其实麻烦还多着呢。由于此后鸿海集团又向夏普总公司注资,此举造成夏普股价下滑,阴影始终挥之不去。

  去年第四季度,龟山一厂因生产iPhone5的面板而恢复了全开工。但在iPhone5的销售过了巅峰期后,开工率再度滑落。而生产新液晶面板的龟山二厂因对iPad2的供货急剧减少,预计今年第一季度将再度出现亏损。

  在这危急关头,又有同行出手援救了,不过这次却是此前在液晶彩电和面板等领域与与夏普斗得你死我活的对头 韩国三星公司。三星公司看中的是夏普土界厂生产的60英寸彩电屏幕,夏普只愿向对方提供龟山二厂生产的 2英寸屏幕。财大气粗的三星却是两头一起拿,出手就是一张大订单,龟山二厂因此才得以涉过险滩。接下来三星公司又向夏普总部出资10 亿日元,于是这两家昔日的冤家对头成了 合作伙伴 。这到底是雪中送炭还是趁人之危,对此人们见仁见智。但全球智能和液晶彩电行业就是通过在夏普公司开辟 租界 展开了新一轮重组的。对夏普公司来说,这一年多时间真是不折不扣的 风刀霜剑严相逼 。

  谁都知道,当今世界的智能和移动终端,基本就是苹果和三星双霸天下。如今苹果拿下了龟山一厂,鸿海掌控着土界厂,而三星控制了总公司。响当当的日本夏普公司,如今却外资租界比比皆是,这岂是一个 哀 字了得?

重庆生鲜食品A轮企业
2018年家居天使轮企业
2012年济南智慧物流C+轮企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