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英雄信条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唐顿旗下、兵团首秀!

2020-01-16 23:20: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英雄信条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唐顿旗下、兵团首秀!

“大统帅,趁着士气高昂,进攻吧?”

将官们下跪请战,呼声一片。

“我们是什么?”

大统帅没有着急,而是轻声反问。

“我们是战不胜的第七军团!”

将官和参谋们咆哮,满脸都是骄傲和自信。

“不错,所以要展示出你们来自圣日德兰大帝国的荣耀和风度,现在,安静的等待着敌人列阵。”

大统帅冷哼,“难道说,正面对决,你们会输?”

“我们攻不克,我们战不胜!”

“我们是来自的地狱的雏鸟,播洒死亡和恐怖,我们带走了生命和希望,留下荣耀和功勋!”

“我们是地狱鸟,会将敌人拖向绝望和深渊的地狱鸟!”

军官们开始高唱第七军团的战歌,接着声音越传越广,回响在天际,然后就在这种尽威压的军势下,德兰克福军踏上战场。

萨拉热的城门大开,一队队身高超过六米的不死憎恶走出,它们都是由魔兽的尸体拼凑而成,它们面表情,满身都是丑陋狰狞的缝合线,⊕它们没有披甲,因为强壮的肉~体就是它们强的盾牌和武器。

咚!咚!咚!

没有战鼓声,但是每一具憎恶都有近千磅,军靴踏在地上,便爆发出了沉闷的声响,仿佛雷霆轰鸣。

它们脸色不变,因为它们从不畏惧,似乎面对的不是上百万的地狱鸟军团,而是一群蝼蚁。

“这是什么兵种?”

一些军官满脸愕然的嘀咕,按理说不死憎恶,应该是重装步兵,可是这支兵团。却颇为的怪异。

没有足以抵挡重骑的塔盾、没有足以刺穿魔兽的龙枪,只有一条围在腰上、斜挎在胸前的武装带,上面挂满了一种铁皮罐头,除此之外,就是背在身后的一个圆桶型的武装柜,有一条橡胶皮管连着一个枪型喷头。挂在左侧,方便随时取用。

“不死憎恶?掷兵团!”

有参谋拿着望远镜,读出了战旗上的文字。

“让督战队传达命令,谁敢逃跑,队连坐!”

阿诺的语气中充满了杀气,为了守护唐顿大酋长的王国,他们不惜一切代价。

呜!呜!呜!

尖锐的号角声响起,似乎长鲸喷水,带有一种独特的颤音。贯穿千里战场。

这是猎杀了只生活在极地大洋中的龙鲸后,剥离龙角,制作的号角,它可以激发人血脉中的力量,是野蛮人王国独有的标志。

“是野蛮人兵团!”

野蛮人早就退出了西土大陆中~央,困守极地冻土,所以军官们都没听过这种号角声,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认人。

棕色的长发。梳成了满头的发辫,身上只有一条小得可怜的三角皮裤。头上的是断裂了一支角的牛角盔,背着比成年人还要巨大的维京战斧……

“是野蛮人!”

兵团中,响起了士兵们的低语,这些装束,和酒馆、历史中、吟游诗人口中的野蛮人形象一般二,一抹担忧慢慢的浮上了眼睛。

野蛮人凶狠残暴。不事生产,喜欢杀戮和抢夺,重要的是,这个种族都是疯子,他们认为。战死是野蛮人完美的归宿,灵魂才会被英雄王认可,才会被战女神接引,进入英灵殿。

“怎么来了一群不怕死的精神病?”

看着这群低都有二米半的肌肉~棒子,士兵们叫苦不迭,他们可以畏作战,但并不是不怕死亡,而对面那些,可是真正的在享受战斗,把战死疆场当作了信仰和归宿。

“德兰克福怎么有这么麻烦的兵团?”

有人开始小声抱怨了,但是麻烦的才刚刚开始。

黑手率领的黑手氏族重装骑兵团出场了,这些矮人来自黑暗地域,是矮人王国的守墓一族,世代守卫矮人王的宝藏,永世效忠孤山之戒。

这些矮人不是常见的那种五短身材,而是一水的山丘矮人,身高俱都超过六米,他们铠甲厚重,覆盖身,奔行中,犹如一个个大型的钢铁罐头,给人一种处下口的感觉。

矮人重骑的面甲狰狞,只有眼部的一条横线,口鼻部位,有一个突起,上面是密集的孔洞,呼吸时,会有白雾喷出。

圣日德兰士兵们的呼吸开始粗重了,眼球有些痉挛。

黑手重骑的坐骑是铁脊磐龙兽,体型比谢尔曼战熊,但是加的丑陋,浑身的菱形甲胄,弩车攻击都是挠痒痒,屠龙阶以下魔法法撼动。

地狱鸟重骑的地狱战马还好一点,轻骑兵的坐骑已经不安的躁动了,不停地刨着地面。

没办法,黑手重骑带来的压迫力实在太大了,他们的铠甲都是刀锋式样,棱角分明,充满了钢铁和力量的美感,除了悬挂在坐骑两侧的短柄飞斧,每个人手中都是比身高还长的长柄战锤,简直暴力的以复加。

这支兵团,就是用来冲阵、撕裂一切兵团的攻坚利器。

“看左侧!”

“是黑暗精灵!”

“女神在上,这得有多少?如果抓起来,岂不是发财了?”

士兵们突然喧哗了起来。

在黑手重骑出门后,身披黑色甲胄的卓尔精灵骑兵骑着黑豹,犹如一片乌云,顷刻间倾泻而出,洒在战场上。

“都给我挺直脊背,我们才是敌的兵团,为了萝丝女神,为了唐顿神仆,死战不休!”

冲在前面的是一个女卓尔,她叫玛维,是崔斯特的妹妹,杜登家族叛逆、也是有才华的小女儿。

“我帝波罗,又是一支不怕死的种族!”

这一次,连军官们都开始头疼,提到卓尔这个词汇,就充斥阴谋、死亡、杀戮的气息,她们有着狂热的信仰。为了萝丝神后,甘愿献出一切。

卓尔骑兵们在战场上奔驰,展示着精湛的骑术,她们腰间交叉挎着两柄狭长的弯刀,身背箭囊和长弓,脸上带着黑色的面巾。一头银色长发飞舞,端的是意气风发。

咯咯!咯咯!

充满了情~欲的笑声在战场上回荡,女卓尔们媚眼横波,大胆地勾引着对面的士兵。

咕咚!

很多士兵们都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口水,胯下支起了帐篷,他们的视线盯在女卓尔雪白的大腿上,恨不得咬一口,也幻想着将她们压在身下征服的场景。

“你们想死呀,别看了。那可是黑暗精灵,在床上能把你们的灵魂都榨干!”

一些警告响起,只是声音太微弱了,很被淹没。

“一群婊~子!”

黑手咒骂,作为生活在地底的宿敌,他们知道,别看女卓尔们穿着暴露,似乎防御薄弱。但那都是手段,只要敌人一旦分心。必死疑,女卓尔,就是那种带着情意绵绵的笑容偎依在你的怀中,还能捅穿你的心脏的女人。

“该咱们出场了!”

蒂森昂首挺胸,带着克虏伯军团出阵,结果迎来的不是一声声赞叹。而是释然和放松。

“女神在上,终于不再是那种不怕死的疯子种族了!”

圣日德兰士兵在胸前猛画十字祈祷。

“该死,都给我变身!”

蒂森气的头顶都冒白烟了,不再藏拙,直接宣布遍身。

一尊尊原本就有七八米高的克虏伯巨人在红光缭绕中。直接拔地而起,变成了十五、六米高,有的甚至超过了二十米。

看着这些通体通红,被火焰包裹的巨人,地狱鸟的士兵们傻眼了。

后,登场的是由牛头人巴蒂率领的外籍兽人兵团,可是已经没有人关注他们了。

沉默在蔓延,这一次,没有将官主动请战了,因为他们没有把握打下敌人,尽管敌军人数不多,但绝对不是吃素的。

“你们的勇气在哪里?”

大统帅呵斥。

啪!

将官和参谋们立正,面容肃穆,齐声爆喝,“我等愿为先锋,为您拿下胜利!”

“让轻骑兵出动,开始常规作战!”

大统帅不想等了,可是话音落下不久,便有些卡壳,因为他看到对面的天空,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战舰。

“是德兰克福的空军!”

“不对,怎么数量比情报上的多?”

“我帝波罗,那是要塞?”

一片片的惊讶声暴响起,身为大帝国的军人,再没有人比他们加知道空军的威力,原本以为是一边倒的碾压,可是没想到对方的空军阵容比己方还要凶猛霸道。

进攻的号角声响起,可是很明显的出现一个停顿。

“把传令兵砍了!”

大统帅脸色阴沉的低吼。

地面上,轻骑兵按照命令,开始奔赴战场,同时重装骑兵开始缓慢推进,大规模作战,从来都是各兵团协同作战。

“酷,不愧是北方军的王牌,训练有素呀!”

妮可站在甲板上,看着地狱鸟各部出动,配合默契的就像一场完美的交响乐,不由得赞美出声。

唐顿脸色凝重,犹豫着是不是使用战舰压制战场。

砰!砰!砰!

蓝绿色的信号从卓尔骑兵中升上了天空,爆开成绚丽的烟花。

“你的部下到是很有胆气!”

妮可调侃,这个信号大陆通用,代表着兵团单挑,不接受援护,下一瞬,黑手重骑和野蛮人兵团中,都升起了同样的信号。

“这些家伙真是疯子!”大统帅撇嘴,“好,那我就成他们!”

地狱鸟阵营中,同样升起了数枚蓝绿色信号,回应挑战!

“大统帅有令,歼灭卓尔精灵,俘虏都是你们的!”

轻骑兵团长颇有头脑,一句话,就让士气大振,士兵们绿着眼睛,就像饥饿了许久的野狼,怪叫着扑了上来。

重骑在推进,而两股轻骑兵因为风驰电掣的速度,先交战。

卓尔精通骑射,两条结实有力的大腿控制着坐骑,双手开弓,三连射怒击,直接播撒出一片‘乌云’。

咻!咻!咻!

飞蝗的箭矢,尖锐的音哨中,乌云坠落,淹没地狱鸟轻骑。

惨叫声顿起,不少骑兵中箭,摔落马鞍。

地狱鸟不愧是王牌,意志坚韧,哪怕是身边的战友被箭矢射杀,鲜血溅了一脸,他们都毫不动摇,甚至胯下战马踩死了坠马的战友,他们的眉头也没有皱起一下,此时他们紧握着兵刃,唯一的念头,就是砍翻敌人。

近千米的距离转瞬即过,卓尔们收起短弓,在两股洪流碰撞的前一刻,双刀出鞘。

唰!

卓尔们拔刀,别看只是一个简单的起手式,他们却利用刃身角度、反射阳光,顿时让身前一片光芒爆闪,晃化了敌人的眼睛。

地狱鸟中也都是老兵油子,眼睛一眯,预判敌人的轨迹,一刀砍了下去,如果是其他军团,绝对吃个大亏,可是这一次,他们的对手是卓尔精灵。

以恐怖的身体协调性,卓尔们躲开了砍杀,双刀直接一个反撩合击,破开了敌人的格挡,斩杀在了他的脖颈上。

噗!噗!噗!

一大片骑兵栽下了战马,一例外,都是脖颈中刀,半个颈椎被切开,脑袋弯折成九十度耷拉在肩膀上,露出了白森森的喉骨。

在一道道冲天的血柱中,卓尔们继续冲锋,黑暗武技发动,一团团黑色的雾气从身上爆开,遮蔽战场。

骑兵们顿时陷入了伸手不见的黑暗中。

看到这一幕,参谋们直接打了一个寒颤,脑子里同时窜出了一个念头,轻骑兵团,完了!

和擅长夜战的卓尔在黑暗中厮杀,绝对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蹄声奔腾,仅仅一分钟,双方便交错而过,离开了黑雾地带,只是地狱鸟侧,大多数只剩下染血的战马,只有少部分骑兵冲出,而卓尔侧,仪态轻松的,不像刚经历了一场残酷的厮杀,反而像是郊游踏青,收割的也不是生命,而是采摘的蘑菇。

幸存的骑兵们已经顾不上捉拿什么俘虏,享受卓尔的身体了,此时满脑子已经被恐惧占满。

卓尔们齐刷刷的抖动缰绳,整个团队就像一只灵活的羚羊,调头回旋,一个冲锋过后,还能站立的轻骑不过十之一二,然后他们也没能逃脱,卓尔们收刀入鞘,重持弓,一个回头望月,将他们射杀当场。

整个战场鸦雀声,谁都没有想到,地狱鸟轻骑败得如此之,如此之惨,完就是军覆灭,战旗都被人夺走,按照惯例,这支轻骑的番号,会被撤销。

大统帅面沉如墨,死死地攥着缰绳,牙齿咬动的咯吱声,连旁边的参谋们都能清晰地听到。未完待续。。

南宁市第四人民医院怎么样
涞源县中医院怎么样
广东最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聊城治疗白癜风办法
治疗牛皮癣西安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