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异宠 第十四章 天茺大路的第二古老职业

2020-01-16 23:56: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宠 第十四章 天茺大路的第二古老职业

“该死的!你找死!”沐家主手中突然幻化出一把长剑,弯弯的如刀一般,或者称之为弯刃更加适合,弯刃上布满了金色的光芒,耀眼夺目,一看便知极为危险。

兵器相撞,火花四溅,两人各自退了一步,皆是神色凝重,真正交起手来才能知道对方的实力有多厉害。

田青青承认,这是她来到天茺大陆后遇到的最强劲的对手了,心里微微有了战意,她握紧了长剑,再次冲上去,冷怒喝道:“风回路转!”

风幻化成长龙从身体里游出,汹涌着朝着沐家主而去,吞没了沐家主射出的月形刃,直奔着沐家主而去,汰家主唇边挂着讽刺的笑容,突然不再挥剑了,双手一合,掌中金色光芒愈亮,整个汰家都是通亮的。

“元婴之法,元婴吸纳!”郑家主掌心出现了一个一寸高的小婴儿对准着那由狂风化成的九条长龙,九条长龙便直接不断的缩小,钻入了掌心之中,不一会儿,一模一样的九条长龙再次从掌心里钻出来,只是这一次九龙周围都笼罩上淡淡的金色光芒。

“叛主了?”潜伏在上方的控啸眸子一睁,止不住担忧起来。田青青大了眼睛,原来这就是元婴的力量,能调动对方剑气为自己所用,如此威力放在战斗中绝对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静立,双手握剑,田青青紧紧的盯住那飞来的两条长龙,眸子里闪过沉重,正欲出手,却见天上黑色光芒袭来,一招阻隔了沐家主的翻版风龙路转,天边一道黑色的人影降落,金色的面具熠熠闪光,淡淡清辉洒在身上,衬得他仿佛九天之外而来,冷绝的气质无人能比,墨发慵懒而束,意外的透露出一股子邪魅,使得人再也移不开目光。

田青青错愕的望过去,只觉得自己的心狠狠的跳动了一下,眼前的这人给他遥远又熟悉的感觉。

想到自己平生从未见过他,田青青说不清楚是什么情绪纩。

“竟然还有同党,今日便一起死吧!”沐家主道,双手之中金色的光芒源源不断的散发而出,飘散到田青青和那黑衣男子的身上。

田青青感觉剑气不断溢出,眸子里闪过丝丝杀意,黑衣男子仿佛感应到了田青青的目光,黑色的力量在指尖盘旋,与那金色对抗着,仅那么一丝黑色剑气,便将所有金色光芒吞噬,钻入沐家主的身体之中。

接着,沐家主的身体开始腐烂,从嘴巴到鼻子,没有哪一处是完好无损的,只见那黑衣男子身形一晃,就抱紧了田青青的腰,离开了这里。

连带着隐藏在上方的龙啸一起不见了,所有沐家之人呆立着看着几人离去方向,不敢靠近。

地上的沐家主很快就咽了气,在场的人心有余悸,好强大的人,一个指头就将沐家主解决,什么时候沐家得罪了这么个绝世高手?

他们自然是不会笨到把事情传扬出去的,个个都闭口不言,直接离开,当没看到,一不小心说不定就没命了。

而在某处空地上,田青青对着那黑衣人浅施一礼,淡淡说道:“谢谢!”

黑衣人没有对田青青开口,只是点了点头,转身就消失了。

龙啸盯着消失的高手,然后转头望向了田青青,陡然半跪在地,右手举至胸前,低头道:“龙啸愿与您签订契约。”

田青青有些讶异,她觉得以龙啸的为人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的,静默半晌,她动唇问道:“你真的要与我签订契约?”

“我知道我没有实力,但是,以后您有难需要挡箭牌,龙啸愿意第一个冲在前头。”龙啸颇为不好意思的说着,刚刚见识了田青青的实力,他自觉配不上田青青这样的主人,提出这么唐突的要求,他只觉得过分。

“你不后悔?”田青青可不知道什么解除契约的方法,要是日后龙啸后悔了怎么办?

“不后悔。”龙啸坚决的说着,他相信这将是他此生最不后悔的一件事情,他也相信田青青将是一个好主人。

不为别的,只为田青青救了他,只为自己的直觉。

“那好吧!”田青青默念着契约口诀,手心里突然出现一点血痕,打入龙啸的脑海之中,龙啸没有丝毫反抗,契约签订得出乎意料的顺利。

田青青的身边突然闪现一道黑光,从身体之中蹦出召唤书来,龙啸消失,化为一束光钻入书中,那本书,正是田青青在昊天拍卖行新得到的那本,本以为买了没什么用,那书到手后,她也仔细的研究过,却都没有搞清楚,现在不由得咪起了小眼,原来这本是如唤书啊真是捡到宝了。本是黑色破旧的召唤书便瞬间从黑色闪了出来,而田青青的契约兽也一下子全部显现出来,好象有自己专属的位置一样,对应着闪进了书里,这本黑色的小书,因为契约兽的不断加入,瞬间发出耀眼的光芒,颜色也在不停的变幻,由最初的红色,居然一下子变成了蓝色,契约兽按着血脉的顺序都显现了出来。,然后轻轻的落在了田青青的手上。不是阿猫阿狗都能进召唤书单独一页的,血脉不存正的,大有兽在,田青青大部分的的契约兽都只能呆在如唤书的其中一页,那上面写的是统页。这说明这些兽根本在召唤书上没有排名,而这又是田青青的契约兽,所以没有排名的在召唤书上没有位置的就统一的被放在了一起,田青青寻找着龙啸所在的位置,竟然发现龙啸远超银傲血脉,就连儿谛听都赶不上他,而他几乎已经到了最末几页,快要与四大神兽的血脉相近。

田青青心中一喜,没想到这次捡到宝了,要是沐家的人知道不知道会不会气死。

天下没有绝对的废材,想必龙啸定然是血脉太高,觉醒太晚,需要大量的时间才能激发身体之中的潜能,一旦能血脉觉醒,恐怕是比一般的魔兽要厉害上许多。

召唤书收回,重新钻入身体里,接着,身体一热,全身都热了起来,丹田之处像是被烧着了一般,一颗滚圆的珠子正在慢慢凝结而成。

灵气如开了闸的水一般往外涌,可是身体里灵力仍旧十分充沛,田青青漆黑的眼瞳红了红,像是有入魔的征兆,该死的,竟然要走火入魔了。

好不容易压制下外泄的灵力,田青青脸色苍白,额头上大颗汗珠滚落,没想到突如其来的召唤术的晋级根本不是什么好事情。

自己一直勤于修炼法力,根本没时间修炼召唤之术,怕是突然晋级太多造成了灵气不稳吧,看来要马上将这一切灵气消耗掉,稳定一下召唤师的能力。

“青儿,田青青”两道不同的声音传来,田青青眼眸子沉了沉,两人怎么出来了?还找到了这里。

“咦――在那里!”囚眼尖的看到田青青的身影,连忙冲了上来,发现田青青表情不对,问道:“青儿,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邓宝强也关切问道:“受伤了?”说完,掏出锦帕替田青青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没有!”田青青摇头,终是起抬头,囚和田青青本是心意相通,当即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当即不由得急问邓国强:“这里哪里有斗堂?”

此时田青青眼睛里闪过丝丝红芒,看上去就快坚持不住了。

斗堂!

斗堂有修炼者的地方,就会有这古老的职业,这职业比最古老的那一种稍好一些,说明了,斗堂不止是斗,最主要的是赌,有人说,有人的地方就有赌徒。这里是赌徒和好战份子们平时最爱来的地方,因为可以提升实力,也可以赚钱。

斗堂里有许多赌斗方式,但是最受欢迎的一种便是打擂台,囚和田青青虽然只来到这里不久,却以听说有这种地方,只是还不知道在哪里。

斗堂当然也有好的一面,比如修炼中定是有许多没有感悟的地方,可以找些实力相差无几的人挑战,可以借此冲破关隘,也可以试试新修炼法力的威力。”

邓宝强看着田青青的样子,好象也意思到了,当即指了指左边的方向,囚抱起田青青三人瞬间离开了原地,几分钟后,囚脚步一顿,侧身抬头,看见了一块巨大的牌匾,上面写着“地下斗堂”四个大字。

当下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放下田青青,三人大步的朝着里面走去。

围观的人对着田青青三人指指点点,说道:“天啊,又有几个不怕死的进去了,我们不如来猜猜,这几个少年会降下几级?”

“恐怕是一级都不剩了吧!”

“肯定了,这么年轻,只有被宰的份。”

这些话被田青青捕捉到,田青青的血液瞬间暴涌,对这斗堂更感兴趣了,心里怀着期待,大步朝前迈去。

邓宝强和囚对视一眼,飞快的跟上。

斗堂里的人看到田青青进来,不由得齐齐一愣,接着爆发出笑声,是幸灾乐祸的笑容,而且,那笑容里有碰到猎物的兴奋感。

此时,斗堂,人声鼎沸,挤满了人斗堂是天茺大路修炼者们最爱来的地方,因为可以提升实力,也可以赚钱。”邓国强

“确实是个好地方。”田青青笑笑,心里将走进斗堂里,人声鼎沸,兵器交接,铿锵的声音和兴奋的咆哮声杂在一起,几乎将人都要淹没了,许是放假的缘故,斗堂里四处挤满了人,就连四大学院的人也出现了不少。

斗堂很宽敞,设了十五个斗台,而且都有一个一米高的柱子紧依偎着斗台立着,田青青猜测,这柱子上定是有了什么阵法之类的,将斗台罩起来,免得殃及无辜,而她果然也没猜错,每次战斗之前,都会有人按下那石柱,石柱上就爆射出一阵紫色的光芒,形成圆形的防护罩,将整个斗台都笼罩住,而后消失成透明,不影响别人的观看。

如此设计,倒也是让人叹为观止了彖。

十五个斗台并列,斗堂前后都放着许多座位,给围观的人坐着看的,观看战斗也是有好处的,高手若是没有遇到挑起自己战意的对手,一般不会上台,因为很有可能,一下子就给了其他人什么参悟,将自己超了去,是以,上了斗台的人实力大都不超过结丹界,四大的学院的学生高傲至极,自然是来找强劲的对手的。

十五个台子上,其中最左边的一个台子,人是格力的多,余光一瞥,定格在一块牌子上,只见上面写着:实力为赌注,连赢三场必须离开斗堂,否则后果自负。

实力为赌注?田青青不由呆愣了,这世界上任何稀奇事都有耳闻,竟然没听说过拿实力当赌注的事情。

这下,田青青也兴奋了,汹涌的血液在身体里流串,好战分子一下子全部勾了起来。

邓国强的本意也是先看再试,还没等着他介绍,就见田青青以直接奔着一号台走去。

三人进来并没有注意别人他们不注意别人,不代表别人没注意到他们,正巧今天沐家大小姐也在这里,当然,此时的她还不知道她的家里以出了大事,她老子的脑袋以搬家了呢。今天她闲着没事,带着同院校的同学来这地下斗场见识一番,当然能赢点彩头更好,可是她却知道在这里很难,整个来音城有谁不认识她沐大小姐,又有谁有勇气来挑战她呢。正当她闲得百般无聊的时候便是第一个看见田青青和囚的,见两人如此亲密状,不由想起上次自己所受的耻辱来,顿时起了恨意娌。龙其这二人今天让自己的兄长和妹妹出了那么大的洋象,所以看田青青三人的眼神都是充满了敌意。

站在沐凌纱身旁的青年男子一心观察着沐凌纱脸色,希望能找到机会讨佳人欢心,见她脸色一变,就知道出了事情,目光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同样看见了三人。(未完待续。)

北京前海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南京新协和医院专家号
宝鸡哪些医院看癫痫病好
邯郸治疗盆腔炎方法
汕头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
分享到: